一纸靠谱的审计报告究竟有多值钱:有券商豪掷600万,有券商节约150万全靠这一招!

原标题:一纸靠谱的审计报告究竟有多值钱:有券商豪掷600万,有券商节约150万全靠这一招!

每经记者 王砚丹    每经编辑 何剑岭    

一年一度的年报审计即将开始,又到了各大事务所最忙碌的时刻。截至1月22日晚间,至少有23家券商或参股券商的上市公司披露了2020年业绩。上市券商每年审计费用的变化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出整个券商行业的兴衰和券商之间的实力对比。

A股上市券商虽然目前只有40家,但历来是各大审计师事务所的大客户,且有不少净资本实力雄厚、业务复杂、又在多地上市的公司。2020年3月1日起,新证券法实施,审计机构与券商均是受新证券法约束的资本市场“中介机构”,在实际业务中有时扮演伙伴关系(如股债发行时),有时又互为甲乙方(如券商需要审计时)。

年报审计季即将到来之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了上市券商审计费用。去年是新证券法下的合规大年,券商喜欢聘请哪些审计机构?券商愿意为审计花多少钱?最高审计费和最低审计费相距有多大?同等规模的券商,聘请同一家审计机构为何费用不一样?审计费同比大幅减少的券商靠的是什么?其他券商能照着“抄作业”吗?下面就为大家一一揭晓!

17家花5420万元选择“四大所”

15家花1566万元选择内资所

记者首先翻阅了各家券商关于年审机构的公告内容,就公告内容中券商审计费用计划进行了梳理统计,发现2020年券商审计机构和费用主要呈现以下特点:

从事务所角度来看,按照传统,会计师事务所可被划分为国际“四大所”(安永、毕马威、德勤、普华永道)与内资所(除去“四大所”外)两个大类。从目前情况来看,以服务的券商家数统计,“四大”略占上风,合计为21家券商提供年审服务,内资所为其余合计19家券商提供服务。

“四大所”中,德勤的份额最高,合计为7家券商服务;安永其次,服务的上市券商家数为6家;毕马威5家;普华永道3家。

内资所合计为19家上市券商提供服务。信永中和独占鳌头,客户数达到5家;其次是天健,客户数为4家;容诚服务2家;大华、大信、立信、天衡、天职、中汇、中审众环、中准各有1家上市券商客户。

光大证券、申万宏源、华泰证券、国泰君安、中国银河、广发证券、招商证券、中信证券、中银证券、国海证券、中信建投、长城证券、兴业证券、东兴证券、海通证券、东方证券、山西证券、华林证券、东吴证券、国联证券、中金公司等21家券商由“四大所”审计,除了光大证券、广发证券、中金公司、国联证券未公告审计费用外,其余17家计划审计费用上限之和达到了5420.125万元。

其余19家选择内资所进行审计的上市券商中,天风证券、长江证券、南京证券、中泰证券未公告具体费用计划(中泰证券仅在2021年1月14日发布的“换所”公告中指出,单一年报和内部控制审计报告费用合计120万元),剩下的15家券商计划审计费用上限之和只有1566.1万元。

华泰证券豪掷600万元居首;西部证券58万元“吊车尾”

但不能这样简单地说:“四大所”收费昂贵、内资所收费便宜。因为越是业务复杂的大券商,审计难度越大,相应收费越高。此外,如果在A+H两地上市,由于海内外会计准则不同且需要出具符合不同上市地监管要求的审计报告,收费也会相应提高。

如上所述,最舍得为审计花钱的是华泰证券,由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提供服务。公司2020年3月31日发布公告称,由于实现了沪港伦三地上市(A+H+G),增加了GDR部分审计,因此2020年度计划审计费用上限由550万元增加至600万元。

计划审计费用上限位于500万~600万之间的有4家,按照金额排序分别为:申万宏源年计划费用上限550万元(审计事务所为毕马威)、中国银河年计划费用上限509.125万元(审计事务所为安永)、中信证券年计划费用上限500万元(审计事务所为普华永道)、国泰君安年计划费用上限500万元(审计事务所为毕马威)。

计划审计费用上限在400万~500万之间的有1家:中信建投聘请普华永道为审计事务所,年计划费用上限418万元。

计划审计费用上限在300万~400万之间的有3家:招商证券聘请德勤为审计机构,年计划费用上限385万元;海通证券聘请普华永道为审计事务所,年计划费用上限366万元;中原证券聘请信永中和为审计事务所,年计划费用上限300万元。

以上计划审计费用上限超过300万元的9家券商均在A+H两地上市,其中仅有中原证券选择了内资所信永中和。

这些券商的业务广泛而复杂。以中信证券为例,除了经纪、投行等传统业务外,它还有纷繁复杂的衍生品交易,甚至还有大宗贸易业务。海通证券2015年收购了葡萄牙圣灵投资银行,后将其更名为海通银行。中国银河已经完成了对马来西亚联昌集团证券业务收购,其业务领域拓展至东南亚。因此它们聘请有国际背景的“四大所”亦在情理之中。

计划审计费用上限位于200万~300万之间的券商有4家。按照金额排序分别为:兴业证券年计划费用上限252万元(审计事务所为毕马威)、长城证券年计划费用上限230万元(审计事务所为德勤)、中银证券年计划费用上限218万元(审计事务所为安永)、国海证券年计划费用上限210万元(审计事务所为德勤)。计划审计费用上限位于这一区间的券商也都选择的是“四大所”。

此外,年计划审计费用上限位于100万~200万之间的有11家,另有8家不足百万元。西部证券给予的审计计划费用最少,仅有58万元。另外还有8家券商未公告具体数据,仅仅表示将按照市场原则定价。

区域性券商如果没有在A+H两地上市,规模较大且历史悠久的内资所就成了它们的首选。如总部位于四川成都的华西证券与国金证券均选择了天健进行审计服务:华西证券2020年计划审计费用上限为68万元,国金证券为80万元。

不过,并非所有区域性券商均选择内资所,也并非净资本规模排名前二十的都选择“四大所”。例如,山西证券就选择了毕马威做审计机构,年审计费用计划上限为120万元;国信证券则选择了天健,2020年计划审计费用上限为158万元。

“换所”令海通证券审计费上限大降超150万元

券商天天与钱打交道,当然在花钱方面也十分追求性价比,对审计费用也不例外。记者对部分券商2020年计划审计费用上限变化进行了跟进调查。在有可比数据的19家券商中,有12家计划审计费用与2019年相比无变化;另外5家出现上涨,2家下降。

审计费用上涨的企业与其审计范围和业务类型变化有关。如招商证券的审计机构为德勤,其2020年审计费用上限为385万元,较2019年同期的360万元略有增长。招商证券表示,因审计范围及审计复杂程度增加等原因导致预算略有增长。中银证券的审计机构为安永,审计费用预算从2019年的178万元增长至2020年的218万元,新增的40万元为内控审计费用。

但也有券商审计费用大幅下降,其中有些是通过“换所”实现的。

根据财政部《金融企业选聘会计师事务所管理办法》(财金[2016]12号),金融企业连续聘用同一会计师事务所原则上不超过5年,对于进入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综合评价排名前15位且审计质量优良的会计师事务所可适当延长续聘年限至不超过8年。

有时候在更换事务所的时候,上市公司可能会在和新所谈判业务时进行“杀价”,券商行业也不例外。海通证券的年审机构原本为德勤,2020年因审计年限到期更换为普华永道。海通证券2020年计划审计费用上限为366万元,公司在公告中明确表示,根据审计服务的性质、风险大小、繁简程度等因素综合确定,2020年计划审计费用上限下降30%(以此推算,即较2019年节约了超过150万元)。

西南证券也进行了到期“换所”,审计机构由天健更换为信永中和。公告显示,2020年公司含内部控制审计的计划费用金额115万元,较上年减少23%(以此推算,即较2019年节约了超过34万元)

然而,通过“换所”大幅削减费用并非主流,如红塔证券、华安证券等“换所”也并未增减计划审计费用,但两家券商的情况仍旧说明了审计领域的激烈竞争,即使是在大所中也不例外。而这并非偶然,2019年度审计时,国信证券由瑞华改聘天健,审计费直接从2018年的305万元降到158万元;2020年度国信证券计划审计费用与2019年持平。也就是说,同样获得年度审计报告,国信证券2019年、2020年的所需花费较2018年减少了147万元之多。

削减外部审计费用的公司,是否可能会在内部控制方面有所松懈,这是一个值得探讨和跟踪的话题。两者之间不能轻易相关,但对于资本市场、投资者而言,需要非常专业并具有职业操守的外部审计师。

券商看中审计机构的三方面素质

对于新证券法下的证券公司而言,经营和监管环境都在发生变化,它们对审计机构的需求除了一份常规审计报告之外,又有何变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一位国金证券相关负责人。

这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国金证券与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合作多年。虽然出具审计报告是会计师事务所的基本职能,但在与审计师的交流中还会看重以下方面。

第一, 审计师能与公司保持长期有效的沟通,尤其在开展新业务、执行新准则时能提供专业的技术支持,在确保会计处理和信息披露满足会计准则和监管要求的同时,提升公司财务核算和财务管理水平。

第二,审计师通过对公司的内部控制审计,在内部控制方面给公司提供有效建议,有助于公司进一步完善内控体系、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他透露:公司选择审计机构的标准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事务所的诚信情况。公司会持续关注拟选聘事务所的诚信记录,确保选聘的事务所不存在重大诚信问题。

其次,事务所的专业胜任能力。公司会评估拟选聘事务所的专业胜任能力,特别是在金融业、证券业的审计经验;公司也会评估事务所拟派遣的审计团队专业胜任能力,包括项目合伙人、项目组成员、质控负责人等的项目经验、专业技术水平等。

第三,事务所的职业道德。公司会评估拟选聘事务所及其审计团队是否满足独立性要求;公司也会根据以往合作经验,判断事务所及其审计团队的保密意识,能否满足公司对敏感信息的保密要求。

券商少有非标意见但一旦收到非标意见恐问题严重

近年来,与券商有关的审计报告很少有非标意见,但拉长历史来看,也非完全没有。一旦被出具非标意见的审计报告,背后往往隐藏着券商经营或股权等方面更深层次的问题。

2015年春天,中准会计师事务所对民族证券出具了一份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原因是民族证券2014年12月31日账面列示在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存放的20.50亿元同业协议存款,在执行函证程序时,仅取得了该行资金运营中心出具的《资金证明》,未能取得符合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做好企业的银行存款借款及往来款项函证工作的通知》(财协字(1999)1号)要求的询证函,因此对该项银行存款余额未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但这未能取得询证函的20.5亿元存款只是民族证券问题的冰山一角。2014年9月,方正证券完成对民族证券的吸收合并,之后,方正集团和政泉控股的争斗日益激化。股东之争一度成为困扰民族证券发展数年的难题。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审计师指出,保持独立性虽然是事务所的基本职业准则,但毕竟和公司之间也是甲乙方关系。即使事务所给予了券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投资者也应该注意其中一些微妙的措辞。

如中天运会计师事务所2017年给网信证券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其中对内部控制的鉴证结论是:“我们认为,贵公司按照《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证券公司内部控制指引》及相关规定于2017年12月31日在所有重大方面保持了与财务报表相关的有效的内部控制。

然而2018年网信证券“爆雷”,2018年底其净资本已经达到-30.5亿元。中天运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内控鉴证结论表示:“我们认为,贵公司除2018年固定收益业务规模超过公司净资产120%及《网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2018年度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所述卖出回购债券逾期未回购缺陷外,网信证券公司按照《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证券公司内部控制指引》及相关规定于2018年12月31日在所有重大方面保持了与财务报表相关的有效的内部控制。”

从目前情况来看,券商行业经过大力整治,内部控制的水平早已今非昔比。但在新证券法之下,监管对券商的合规要求日益严格,券商被罚的消息也屡见报端,这反映出内部控制仍可能存在薄弱环节。如2020年11月18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的公告显示,近日,交易商协会对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开展了自律调查。根据调查获取的线索并结合相关市场交易信息,发现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及其相关子公司涉嫌为发行人违规发行债券提供帮助,以及涉嫌操纵市场等违规行为,涉及银行间债券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和交易所市场公司债券。目前海通证券削减了外部审计费用,然而新任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并未减轻。

近期,上市券商业绩预告或快报也正在密集发布。截至1月22日晚间,至少有23家券商或参股券商的上市公司披露了2020年业绩。即使同样面对牛市,券商之间的业绩也出现大幅分化,其中因股票质押回购等因素计提减值准备是造成公司之间业绩分化的重要原因。

券商龙头中信证券1月22日晚间的业绩快报显示,2020年度中信证券实现营业收入543.48亿元,同比增长25.98%;净利润148.97亿元,同比增长21.82%;基本每股收益1.16元。

根据中信证券去年三季度公告,公司去年前三季度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已经达到人民币50.27亿元,超过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去年前三季度中信证券实现净利润126.61亿元,同比增长20.32%。据此估算,中信证券去年第四季度单季实现净利润22.36亿元,环比下降了40.16%。虽然中信证券没有对计提减值准备情况作出说明,但不排除年末公司又加大了减值准备计提,从而造成业绩环比下滑。

当然,所有券商经过审计的业绩要在2020年度正式报告中才会揭晓。根据沪深交易所发布的年报预披露日期,3月18日,浙商证券将成为第一家正式披露年报的券商。3月19日则轮到中信证券、国联证券。3月一共有26家券商和参股券商的上市公司将发布年报,且绝大部分净资本规模靠前的券商——如海通证券、国泰君安等——都选择在3月披露。而4月披露年报的券商则以区域性券商为主。另外,互联网券商明星东方财富将在4月27日披露年报。

无论如何,会计师事务所最为繁忙的年审季已到,时间紧、任务重。经过审计师认定后,今年券商业绩预期是否会发生变化?审计师可能会发现券商的哪些问题?值得投资者在年报季持续关注。

安永合伙人:新证券法下审计师关注券商投行核心业务

激烈竞争中,如何保证质量又能获得客户信任,对事务所是个挑战。今年新的年报审计季即将到来,而新冠疫情仍有零星发生,审计师们也面临着许多现实的问题。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与安永金融服务部合伙人朱宝钦进行了交流。他表示,与其他行业相比,证券行业具有业务多元复杂、金融创新多、信息系统依赖程度高等特点。新证券法下审计师将继续关注投行核心业务流程(例如尽调、质控、内核等)的内部控制机制的建立及执行

NBD:券商行业审计与其他行业有何异同?券商行业审计的重点与难点有哪些?

朱宝钦:与其他行业相比,证券行业具有业务多元复杂、金融创新多、信息系统依赖程度高等特点。在审计券商行业时,审计师更多地结合该行业的特征,设计并执行审计程序,紧紧围绕其主要业务,如自营业务、信用业务、投行业务、经纪业务、资管业务等,重点关注涉及重大估计和判断的领域,比如信用减值评估、金融工具估值、结构化主体的合并、商誉减值测试等等。另外,创新业务的会计处理、内控合规以及信息系统控制的有效性等监管关注领域也是审计师的关注重点。

NBD:去年是新证券法实施第一年。新证券法下,券商行业的审计尤其是内控审计方面发生了哪些变化?

朱宝钦:新证券法进一步压实了中介机构作为市场“看门人”的法律职责,证券公司为了应对新证券法的挑战,或多或少地都做出了部分组织架构、工作流程以及风险管控的调整。因此审计师需要及时调整审计策略和审计方法以应对该变化。同时,审计师也将特别关注已发生的或潜在的风险事件可能对证券公司财务报表及实际运营造成的不利影响。

具体就内控审计而言,新证券法下审计师将继续关注投行核心业务流程(例如尽调、质控、内核等)的内部控制机制的建立及执行,同时也将进一步关注公司治理架构,包括内控文化建设、风险评估体系和内部控制系统的监督等。

NBD:新证券法下,各大券商都加强了合规流程,并进行所谓穿透式管理,但行业出现的不规范现象时有发生。作为外部审计师,认为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有哪些?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

朱宝钦:我们认为可能的原因包括:券商行业内部竞争较为激烈,业务同质性较强,为了保持市场份额,在展业过程中容易出现一些违规操作;个别证券公司内部治理有待完善、内控合规制度不够健全,也容易导致出现一些不规范现象。

我们建议证券公司一方面回归业务本源,提升核心服务能力;另一方面增强合规意识,加强合规文化,进一步完善内控合规及全面风险管理体系。

记者:王砚丹

排版:何剑岭 马原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bxkj.com/1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